单兵模块化轻量携行装具(MOLLE
 
单兵模块化轻量携行装具(MOLLE,发音为“莫利”)是一款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所使用的一款用于替换老式的ALICE(多用途轻量化个人携行系统)背包的产品,方案于1974年被提出,1988年又提出了整体化单兵作战系统。
 
MOLLE背包的起源
1994年,当美国国防部开始寻找ALICE背包的替代物时,MOLLE就被正式提了出来。1996年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进行了调查,调查后提出的提案计划中设计了一款具有模块化、耐用性和舒适性的携行系统,继而产生了MOLLE。
 
位于马萨诸塞州内迪克的美国陆军环境医学研究院协助相关的生物力学研究项目以寻找最有效的携行方法,并调研不同的携行装备和人的表现的不同。军事物理力学研究中心(CMBR)进行了商业成品(COTS)内置框架背包和标准版本ALICE的对比,结果表明,当商业背包携行物品为75磅(约为68斤)时会减少能量的消耗和较低位置的位移。商业背包的较低能量消耗的属性和携行时所表现出的更好的行走姿势归因于其体积结构和与之相适应的集中位置的装载中心。较为窄长的商业背包较之ALICE提供了更为理想的集中放置物品的装置中心。
虽然内置框架商业成品背包作为ALICE背包替代物的想法遭到了否决,部分原因是其散热能力不足,但类似的体积结构被纳入到单兵模块化轻量携行装具(MOLLE)背包的设计中。其他生物力学方面的有利特性——例如分散装载负荷的腰带——也被用到MOLLE的设计中。
MOLLE的原型由美国陆军士兵系统中心(马萨诸塞州,内迪克)研发。新的技术被用于MOLLE的框架,该技术首次用于内迪克的快速原型设备模型的构建。替代用于ALICE的铝管,新式的结构轮廓框架独特地由用作汽车保险杆的塑料制成,这显著地提升了耐用性,行动适用温度范围扩展到从-40℉到120℉(约为-40℃到49℃)。
MOLLE的原型由军事物理力学研究中心进行评估,由于其展示了出众的特性和成绩,MOLLE背包被认可为ALICE背包的替代品,作为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标准单兵携行装具。在夏威夷的25步兵师士兵用时6个月对MOLLE系统进行测试,该系统获得了良好的评价即便是背负重量超过120磅(约为109斤)。陆军也考量了女兵对MOLLE原型的广泛测试结果。基于测试的结果,MOLLE的尺码进行了稍微减小以符合男女士兵们的需要。
 
位于宾夕法尼亚州丹莫尔的特种防卫公司获得了制造MOLLE系统的第一份合同,于2001年10月开始为全体海军陆战队员和陆军的前线力量生产216000套MOLLE系统。2002年2月新增的1200MOLLE背包系统被发放给部署到阿富汗的海军陆战队远征大队。
 
到2003年,MOLLE装具不再广泛发放,主要集中发放给部署于阿富汗的单位,同时有少部分使用于伊拉克战场。起初,MOLLE用林地迷彩生产,到2004年时出现了沙漠迷彩的版本,通用迷彩图案版本的生产始于2006年。
MOLLE是一套完整的模块化携行系统,由带有背包式提把的携行背心、带有杂物附件袋的主背包和附装载外部框架上的睡袋区组成。同时,MOLLE也有一个巡逻包,这个巡逻包既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与主背包联合使用以增加携行能力。MOLLE可以装配成多种不同的组合以满足不同任务所需的装载量。携行背心可以经常穿着并通过附装口袋携带弹夹和手榴弹。背心上的连接装置是专门设计的,主背包的外部框架装在背心的腰带上以将肩膀和背部的负担转移到臀部,因为臀部的力量可以帮助人在消耗较少体力的情况下携带更多物品。
 
尼龙网眼背心有可装卸的口袋以提供不同的携行需求,这是MOLLE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不同版本的携行背心为一个小组的每个成员而设计,这样的成员结构包括了步枪兵、手枪兵、自动武器兵、枪榴弹兵和医务兵。
 
通过其新式的悬挂系统,MOLLE也发展了携行能力。装有厚重衬垫的肩带和腰带可以按躯干的长度进行调节,而不是像ALICE一样只有两个尺码。更多的重量被分散到肩部和臀部,通过一段路程的磨合后,士兵可以根据自己的感觉,转移调整重量分布以达到个人觉得更加舒适的状态。
战斗携具(FLC)替代了携行装具(LBE)网格腰带和ALICE的吊裤带。FLC显著增加了士兵的携弹量,并能将重量沿躯干平衡地分散。背心不使用金属扣具,因为金属扣具太重且容易误伤皮肤。背心的背部设有H型束带以减少热量的聚集。背心可以调节到任何尺寸,因为背心本体位置较高,士兵可以通过将MOLLE框架腰带紧扣在FLC下面来让臀部分担部分携重。FLC有三个带封盖的口袋(每个口袋可以携带两个30发的弹夹)、两个手榴弹袋和两个水壶袋。
 
主背包有一个用于放置克莱默反步兵地雷的前口袋。内部是一个可容纳6个30发弹夹的子弹袋和一个可装卸的战术电台口袋。背包两侧各有一个可分离的杂物附件袋用于放置美国单兵战斗口粮(MRE)之外还有节余的空间,背包的下部是一个用于放置陆军新款模块化睡袋的睡袋区间。
 
MOLLE所有的大口袋——例如主背包的外部口袋——都设置了D环以便通过挂钩携带物品,背包还设置了透视塑料识别小窗口,使士兵不必在MOLLE的迷彩聚氨酯涂层尼龙布料上做记号或粘贴他们的姓名。每套系统附赠2条6英寸的捆扎绳用于携带大型物体,例如迫击炮托盘或5加仑的容器。如果其中一个塑料扣断裂,系统包含的一个修理工作箱内装有一袋简单的备用替换件。
 
每套MOLLE系统都配套有一个方便在行动中饮用的水袋,作为1夸脱(约为0.95升)水壶的增补。标准公发版本不能使用于生化污染的环境,但是还是要继续使用到可供所有环境使用的机动饮水系统被研发出来。
 
使用可分离的背包能更轻松地适应任务。任务中士兵们处理问题、排除麻烦将需要72小时或将近的时长,背包用于装载装备(例如多余的水、口粮和弹药)。模块化的设计支持移动到目的地后放下大背包,移去可分离的背包,进入备战状态。侧面杂物袋可以从主背包上拿下并装置到巡逻包上以提供和中型ALICE背包相同的携行量。
 
创新的MOLLE系统的附加包袋阶梯式加挂系统(PALS)的交织织带成为了为MOLLE装备和MOLLE后研发出的大多数其他系统(例如防弹护甲、携行装备或背心)附加小型包袋、附件携具和其他附件的标准方式。
 
MOLLE第2型装具
战场使用者就初版的MOLLE系统的反馈引导了对MOLLE某些组成部分的修改计划。在进行了改变后,MOLLE发展为MOLLE第2型。具体的改变包括:
·     取消了整体嵌入战斗携行背心(LBV)的快速释放框架
·     为了配合永久安装于框架的腰带,“探针与狭槽”结构改为快速释放结构
·     MOLLE第2型永久性附加的腰带统一为一个尺码(北约仓储号为8465-01-465-2109,与MOLLE系统的小码腰带相同)
·     MOLLE战斗携行背心(LBV)重新设计时取消了模塑的腰带,命名为MOLLE第2型战斗携具(FLC)(北约仓储号为8465-01-465-2056,与MOLLE系统的LBV战斗携行背心相同)
·     MOLLE背心的功能扩大,故取消多功能腰带(北约仓储号8465-01-465-2082)
·     MOLLE屁股包被MOLLE第2型系统的腰部取代(北约仓储号不变)
·     MOLLE第2型系统采用了多功能/水壶袋(北约仓储号8465-01-484-0450)
·     MOLLE单联30发子弹袋被取消(北约仓储号8465-01-465-2079)
 
MOLLE为陆军做了改进,在海军陆战队方面被新产品替代
基于战场使用者就初版的MOLLE系统的反馈,MOLLE系统做了修改,取消了整体嵌入战斗携行背心的快速释放框架。修改意见还让开发者为了更好地使用传统的永久安装于框架的腰带,用快速释放结构替代了“探针与狭槽”结构,因为该结构给众多陆军士兵和海军陆战队员造成了困难。
 
在阿富汗,部队注意到当MOLLE包具被塞满时,拉链会猛然打开。另一个缺点是肩带的长度略短,不能够轻松地穿过防弹护甲(如PASGT或拦截者)进行调节。MOLLE改进后提供了带有锁定功能的拉链和较长的肩带。
 
海军陆战队对改进的MOLLE系统仍旧不满意,于是用改进型装载携行装备(ILBE)替代了MOLLE系统(和老式的ALICE系统(多用途轻量化个人携行系统))。

2013/2/6 0:00:00

关于CORDURA
关于MULTICAM

关于MOLLE系统

发布时间:

文章详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